当前位置:首页最新信息日常新闻
家风家教系列 | 怀念我的导师张斌先生
发布日期:2018-09-19 22:52:59   点击次数: 14

张斌先生题字


2018年3月31日早上7点多,我接到上海师范大学刘慧清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张斌老师已经过世了。电话那头的刘老师哽咽着,我的心也一下子沉到了深渊之下。张先生走了,这个事实终于到来了,我们却,却没有做好准备……自从2015年5月张先生入院之后,我们经常看望先生。3月18日我和刘老师还去探视,但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和张先生的最后一面。作为一代宗师语法巨匠的张斌先生,他去世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遗憾,但我们感到荣幸:我们看到的是张先生尊严地活着,尊严地和病魔搏斗,尊严地和时间赛跑,尊严地和自己的学生告别,张先生最后的岁月就是最后的尊严。

我是1990年考入上海师大的,1993年毕业留在上海师大工作,留在张先生的身边。感受到的不仅是学术上的指引和帮助,更多的是一种人格的感召和影响。张先生是一位学者,更是一位教师,他在教我们做学问的同时,更在教我们怎样做人。特别是现在,我自己也已经退休,当我回想起在不同高校工作的日日夜夜时,会深深地感觉到张先生对我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不仅在做学问上,更多的是在做人做事上。我在给研究生上课时经常会说到张先生,除了说张先生的语法观外,还经常谈我自己对张先生思想境界的理解。

张先生经常和我们说到“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句话,这是他做学问的追求,也是他做人的追求。“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是一种境界,是一种人生修炼的结果。张先生在学术研究中,抱着“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态度,对新鲜的理论和方法有强烈的兴趣,在学术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性时刻,总愿意做出新的探索,总是有新的建树,不断地引领时代风骚,这是他“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境界在学术研究中的体现。张先生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将“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种境界作为一辈子追求目标,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我现在也经常跟年轻的研究生们说,在人生目标的追求过程中,不要只顾自我,不要丢失人格,不要将物质上的成功看得太重。

张先生重友谊,重感情,他和复旦大学胡裕树先生长达半个世纪的合作,他们亲密结合探索精进的学术精神,在语法学界传为美谈。我们都知道,在学术上要求观点一致已属不易,在性格上能够长期合作那就更难,在写作上要相同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张先生和胡先生以及后来加入的华东师范大学林祥楣先生他们却做到了,我觉得这和他们各自都具有“有容乃大”“兼收并蓄”的胸怀有关。我很多次听张先生说起他和胡先生相识的事,说起他们的笔名“胡附”“文炼”的来历,说的时候,语调中充满着欢乐。对林祥楣先生他也是亲如兄弟,记得刚到上师大时,张先生跟我说,“你能让林先生说满意真不容易,到我这里来就可以随意一些,我对生活要求可不是很高啊”,言语之间,真诚显露。1992年我在上海师大读博士,林先生重病住院,张先生在第一时间通知我去华师大,“林先生有病了,你赶快去,先顾那里,我这里有事再通知你”;在看望林先生的时候,林先生跟我说“我真不好意思让你过来,你已经是张先生的人了”,他们两位长者互相体贴,互相尊重,这种精神是很值得后辈学习的。

“认真做事,低调做人”上,张先生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有两件事可以说明:第一件事是十年前沪上一家有名的报纸,有记者采访张先生,问他从教五十年最值得骄傲的是什么事,张先生回答,五十年上课从来不迟到,这是我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不迟到是小事,但五十年不迟到没有认真的精神是做不到的。还有一件事也十分令人感动的:1995年,韩国汉城大学的硕士生李玟雨获取了国家文科奖学金,准备到中国攻读博士学位,在选择学校上举棋不定,但当他拜访张先生之后,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海师大。事后李玟雨跟我说,张先生亲自送他到15路车站,看他上车后才离去,让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这么大名气的张先生会送他上车站。李玟雨2001年在上海师大获得博士学位,现在已经是韩国一家大学的教授了。

今天,张先生离我们而去,但我们可以欣慰地告诉张先生,您对我们的教导我们会时刻铭记在心,您的语法思想我们会继承发扬,您未做完的事情我们会继续往下做。我现在在杭州师大工作,我会把张先生的教导时刻放在心中的,我会让张先生的思想在杭州师大发扬光大的。


作者:齐沪扬